我國要建立以産權爲基礎的法治經濟
來源:河南清濛管材管件有限公司    時間: 2019-05-22 09:35   點擊:    作者:admin
近兩年總體經濟形勢較爲嚴峻。闫桂軍表示,快速擴張和過度擴張、杠杆比例很高的大型企業集團都出現了嚴重問題。企業要有良好風險管理的價值觀。光大信托的風險管理是做好大類資産的組合管理,因爲信托機構的服務能力較強,股債投貸、産融、資産證券化、投行

  近兩年總體經濟形勢較爲嚴峻。闫桂軍表示,快速擴張和過度擴張、杠杆比例很高的大型企業集團都出現了嚴重問題。企業要有良好風險管理的價值觀。光大信托的風險管理是做好大類資産的組合管理,因爲信托機構的服務能力較強,股債投貸、産融、資産證券化、投行業務和資管業務等。在這樣的情況下,對于各類資産組合有嚴格的組合限制和要求。按照傳統的投資哲學,“雞蛋不放在一個籃子裏”,光大信托在具體的大類資産配置方面堅持了這樣的思路。
 
  經過市場近三年的調整,風險逐漸得到釋放。闫桂軍表示,中央以“六穩”爲核心,這是中國經濟觸底反彈的重要標志。政策的紅利會轉化成市場的表現,所以他們一直堅持政策驅動和市場驅動兩個因素,在每一輪周期性調整的時候,基本上都能把握住周期力度。光大信托在2018年第三季度放開了資本市場投資,到今年一季度,回報率在30%到40%之間。
 
  從全球的發展來看,信托業因爲信任,先給資金,再受委托,按照要求去配置資産組合,但目前中國信托業還沒發展到這個周期。“我們是轉軌型的市場經濟,現在信托模式是銀行模式,找到優質資産之後再去賣産品,並沒有形成受托型的發展模式。”闫桂軍表示,過去信托的資金來源是各大機構、商業銀行,資管新規發布之後,商業銀行都要回表,投資非標業務都有限制,導致信托機構的資金大幅度減少和萎縮。中國的財富管理市場沒有發展起來,很難按照信托本源的模式去籌集資金,進行資産配置。因此,資管新規對信托機構的受托資金來源,挑戰是比較大的。
 
  各界都在呼籲修改《信托法》。闫桂軍表示,建立健全法律法規需要一定的時間,若《信托法》不能及時修改,資管新規時間表的實行是否可以延長一些,畢竟市場經濟的核心是法治經濟,如果法律環境不配套,實行起來就會産生很大問題。
 
  他還表示,我國應建立以産權爲基礎的法治經濟,充分重視各類市場主體在構建一個健康的市場經濟方面起著重要作用。重視多種所有制主體對于中國經濟健康發展不可或缺、不可替代的作用。希望今後繼續加大改革力度,繼續推行負面清單管理,減少行政審批,加大減稅降負的力度。只要我們按照正確的方向繼續推動,中國經濟就能走出好的前景。
 
  作爲現代金融體系的組成部分,對于信托的理解有多種,“受人之托,代人理財”“因爲信任,所以委托”。當前國內經濟形勢下信托業如何發展?中國經濟時報記者日前專訪了光大信托黨委書記、總裁闫桂軍。他表示,我國經濟發展的能力和態勢觸底反彈呈向好趨勢,資金與資本市場運行趨勢反複震蕩緩慢上行。如果《信托法》不能及時修改,資管新規時間表的實行是否可以延長一些,畢竟市場經濟的核心是法治經濟,我國要建立以産權爲基礎的法治經濟。